康讯易媒-康讯科技

当前位置: 首页 > 社会 >

“共享护士”悄然兴起

时间:2018-06-03 18:59来源:康讯易媒 作者:尘埃崛起
打开手机APP,手动下单,就可以呼叫护士到家中提供打针、输液、换药等服务。目前,山东、福建等地悄然兴起“共享护士”医疗模式,医疗卫生领域搭上“共享经济”快车。 华商报记者搜索下载了一个共享护士的App,注册后,会要求填写患者基本病情,选择单价为16
        打开手机APP,手动下单,就可以呼叫护士到家中提供打针、输液、换药等服务。目前,山东、福建等地悄然兴起“共享护士”医疗模式,医疗卫生领域搭上“共享经济”快车。

        华商报记者搜索下载了一个共享护士的App,注册后,会要求填写患者基本病情,选择单价为169元的“输液服务”后,出现了附近30多位可选择的护士,大多数是如“李护士”“王护士”这样的称谓,也有实名注册的。

         从服务次数看,截至6月1日上午,排名第一的护士被预约62次,第二名51次,第三名48次;从评价来看,用户都表示很满意。

          该平台标注,提供20多项服务,包括家庭护理和母婴育儿护理,其中购买最多的是输液服务。具体到单次价格,静脉输液为169元,肌肉注射139元,留置针输液189元,导尿189元,普通换药139元,新生儿护理349元,产后护理539元。根据说明,年龄小于10岁不提供服务,普通输液看护时间至少20分钟,输液药品患者自备,如果需要生理盐水、针具等另外收费。

        而依据陕西省城市公立医院医疗服务项目价格(2017版),成人门诊静脉输液最高限价分别是:三级医院20元,二级医院16元,一级医院13元。也就是说,仅静脉输液这一项收费,该App平台上的上门价格比去年三级医院定价贵7倍以上。

        而早在1990年就率先进入老龄化社会的北京,对医护上门服务的推进最为积极的。据第一财经报道,从2016年底,北京市开始实行六项医保利好新政,其中就包括将上门医疗服务和建立家庭病床均纳入医保支付范围。

        目前各类医护上门平台服务种类丰富,包括打针、输液、静脉采血、上门打黄体酮、外科伤口换药、打美白针等,每类项目都有明码标价,而据官方说明,项目费用仅为服务费,不包含药品、用具等费用。

         从业时间已达11年的安徽某医院在职护士杨女士表示,医护上门中的很多基础护理项目风险性较低,因此可进行上门服务,但是其中的输液项目安全隐患较大,因为在家中输液意味着不具备专业医院的抢救条件,一旦发生意外,即使携带了抢救设备,也很难保证患者的安全。

        客观上说, 当前“共享护士”制度空白、风险责任承担不明等担忧,几乎是所有创新模式都共同面临的问题。因为创新往往都会跑在现有制度前面,相关规范较之于创新成果呈现出一定的滞后性,有其必然性。另一方面,医疗作为一个高风险、高专业度的领域,制度规范不能落后于创新太久。如果一味以不合规的理由将“共享护士”的创新之路堵死,当然不够理性。因此,综合考虑其现实需求与风险存在,相关制度的建设宜早不宜迟,不应等问题来“倒逼”。 

         就如网约车的发展一样,即便解决了“合法性”问题,也不等于围绕“共享护士”的所有问题都迎刃而解了。比如,未来若“共享护士”模式在制度层面打开了口子,平台又如何被监管?在对注册护士的审核上,平台何以保证将虚假信息降到最低?上门服务中的医疗纠纷,该如何判定,平台能否完全主导?这些都是非常具体,却又不可回避的问题。要知道,相较于网约车,医疗领域的“试错”成本可能更高,纵容任何漏洞,其风险都将被放大。所以, 对于一大批目前正在兴起的“共享护士”APP和其对应的新业态,监管层面的“包容审慎”是必要的,这其中的“尺度”如何平衡,考验监管智慧。 

        “共享护士”的兴起,很容易让人联想到与其具有类似功能的“家庭医生”。只不过前者是市场化服务,后者在现有语境下则更多是公共医疗服务的延伸。一定程度上,“共享护士”成了互联网创业的新热点,就在于原本可由“家庭医生”承担的责任,目前还处于缺位状态。这两者都必须建立在一定规模的护士、医生资源的基础之上,而目前看来,我国在这方面的资源供给,恰恰是软肋。有统计数据显示,世界上大多数国家的护士占总人口的比重约为5‰,而我国只有1‰左右,总计尚有百万名护士的缺口。因而,不管是推进“家庭医生”,还是“共享护士”,专业护士和医生的培养与职业激励,都得尽快跟上。 
(责任编辑:小顾)
顶一下
(0)
0%
踩一下
(0)
0%
------分隔线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栏目列表
推荐内容